手机站:/m

西汉史学家司马迁名字的由来

时间:2020-10-07 19:01编辑:admin来源:网络整理当前位置: > 历史 >

西汉景帝做皇上的时候,他殿下的太史令司鸟谈,因为死了父亲,按朝制丧礼,辞官回乡。“丁忧”三年,司马谈领了他的夫人和两个幼女,从京城长安返回久别的夏阳(今韩城市)高门村。

司马谈出身书香之家,深得祖上史官的家学教养,诸子百家学说,无不通晓。他立志要写出一部中国通史,因而,虽在“丁忧”家居的目^子中,仍博览群书,收集史料。

他的夫人是夏阳县芝川镇大儒杨鼎的女儿,乳名三姐。杨三姐生得聪明伶俐,见人不笑不说话。她在父亲的教养下,读《四书》,学《五经》,能画能写,知音善弹,多才多艺,她和司马谈结婚以来,志同道合,相亲相爱,两口儿过得蛮有趣。

她盼望能生个“牛牛娃”,这家中的乐趣就更多了。谁料从长安回家后,又生了个女儿。三片女子真扫兴,由不得哭哭啼啼。司马谈安慰她说:“会生女孩,便会生男孩,况且我们都还年纪轻轻的,有什么大不了啊?”

常言道:“女人无子墙头草,有子祖坟扎下根”。杨三姐就为了这件事,闷闷在怀,郁郁不乐。她总觉得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,仿佛对不起夫君一样。

高门村位于嵬山怀抱中。第二年的三月三,“香山寺”逢大庙会,左邻右舍的婆娘们约三姐一同上山向送子娘娘去求子。她和同伴一样偷吃了庙中泥娃的“泥牛牛”。同时,她还找遍了周围的名医,治疗不孕男娃娃的病症。

她朝朝思,暮暮想,想着想着,想得几乎发了疯。有一天晚上,梦见香山娘娘“骑麟送子”到她家。这时,她知道自己身子已不空了,但哪有个先怀孕后送子的道理呢?复又一想:“神鬼之事,不可不信,不可全信。”至少是生男娃娃的好兆头。她忍不住心中的喜悦,便将梦中情景,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夫君。

司马谈却冷不冽冽地回言道:“娘子!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梦是心头想,何必那样认真!”

话不投意,杨三姐犯了恼,对夫君单刀直入地说:“你已人到中年,缺嗣乏子,这是‘不孝’大罪,怎可把‘立子,看作等闲?”

“立子!立子!我明自立子j这不是纸糊的?面捏韵?莫见过你这婆娘家,成天为这事叨叨叨!”

杨三姐是贤妻良母,为了不失夫妻和气,在平日里忍着屈离开了,可是在今天,她也发了火,针尖对麦芒地说:“我想的是接宗传代,顶门立户。你不怕把你司马家的门户泥了,我还怕什么?断子绝孙,让人家骂去……”

杨三姐是出了名的“ZI-T-嘴",直冲撞得司马谈变了脸说:“你给我滚开!”

“要我滚开不难,有话还要说完。·《孝经》有言:‘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孝者,始于事亲j中于事君,终于立身。’

我来问你,三件平生大事,你做完了那一件?还发的什么脾气?”

司马谈被问得闭口无言。杨三姐自知占了上风,不由自主地吐出一腔怨言:良人哪!良人哪!记得不记得?咱父亲临危的当儿,把你叫到病床前边,再三嘱咐:‘儿呀,JLnJP i我家世为史官,皇恩浩荡,你当效忠君王,振我门庭。忠臣出于孝子之门。不孝不忠,非我司马子孙……’良人哪l不是为妻埋怨你,你……你……”

杨三姐鼻涕一把、泪一把的、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。司马谈的心象被鞭子抽打一样,诀别父亲的情景,历历在目,他怎能不动心?怎能不伤感?只见他眼圈儿红了!泪珠儿滚了!哭得象小孩子一样伤心……

这种场面,惹得杨三姐破啼为笑,说:“看、看、看,我说你这号人,硬上来了,椎子也扎不出你的凄惶!软下来了,哭得象无娘的小娃娃。想一想,都30岁的入了,风一阵,雨一阵,叫人怎么说呢……”

杨三姐装着生气的样子耍走开,司马谈一把拉住她  的手说:“娃他妈!方才我的话,你千万甭计较,都怪我。你  能给咱生个白亲白亲的‘牛牛娃’,我何尝不喜欢?我不让你多提此事,怕的是惹你伤心。”

杨三姐甩开他的手说:“别再做清水子怪了。”

“你不信?我对未出生的孩子已立下了名字……”

“叫个啥呀?”杨三姐欣喜地偎近夫君。

“叫个‘司马迁’,你看好不好?”

“这‘迁’字取的何意?”三姐不解地追问。

“你埋怨我事亲、事君、立身都没样样,有违父亲遗志,从今向后,我要愤发图强,著书立说,壮志不改不迁。一呼儿名,便会提醒我,鞭策我。”

“岐呀,我的书呆子,自古至今,取名字都讲字面的正意,像隔壁的娃叫司马虎,言其虎虎实实,英气勃勃,多好呀J若做字面讲,迁者,移改之意。依我看,你是个大大的懒汉l”杨三姐说着,先笑弯了腰。

司马谈莫名其妙地问道:“怎么说我是个懒汉,这和儿名有啥相干呢?”

“我看破了你的心事。‘丁忧’三年已满,你贪恋家室,不去京城复职,口日声声要著书立说,全是假的。从取儿名上,可以看出你把‘立言’的重担,迁移到儿子的身上。你说,这不是懒汉想法,还有啥说的呢?”

司马谈看见三姐戏弄他,满脸通红,情急口呐,半晌才吐出话来:“你糟塌人l看我打你的嘴!”

要打先打你的嘴,谁叫你对儿名的取意要以反表正(不改不迁),拐弯套拐弯。你做了解释,我明白,旁人听不到,那个能明白?亏你还是朝野闻名的大学士l”

“对了!对了!够了!够了!鄙人不才,我看你也无法从迁字的正意上作出解释来。”

杨三姐白了夫君一眼,说:“嘻嘻,看把你前跄的,后仰的,抓住口外把把子雷响的,这有什么难破的芝麻杆?我这做母亲的,效法‘孟母三迁’的故事,教育我的儿子成人,德配孟母,岂不名正而意深吗?”

司马谈听了,乐得直跳起来,合掌称赞说:“想得巧!想得妙!我甘拜下风领你教。”

“怀胎十月难文难,人生人来怕死人。”

胎儿已满十月,该分娩了,急得司马谈把接生婆请了一屋子。等呀,等呀!直到等了七七四十九天,怀胎过了两个月,只见孕妇肚子拧疼不断,婴儿偏偏不‘落草’。接生婆们显手段,让产妇服下“灶心土”,让产妇口含自己的头发稍,都不顶事。又在夜晚,摆设香案,祈求神灵。折腾来,折腾去,整得产妇力气用尽,脸色发白,冷汗淋淋,昏昏迷迷,还是没结果。

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大门外来了一位云游老道,言说他能治疗难产。司马谈对于这类卖药骗人的游医,在平时并没有好感,道士不过借医病化布施而已。夫人已被接生婆折腾得七死八活,眼看没命了,何必再让受折腾,无其奈间,不妨试一试?他便迎接老道到产房。说也奇怪,老道先在产妇肚子上扎了几针,然后,又将三粒金丹送进杨三姐口中。一杯茶还未喝完,胎儿呱呱落地了。接生婆抱在手中,对司马夫人报喜道:.

“牛牛娃!牛牛娃……”

“活神仙l活神仙……”司马谈感谢老道的医术高明,拉着他赴筵去了。

杨三姐接抱了裹着棉花的婴儿,她还怕接生婆哄她,打开棉花,看清了真是“牛牛娃”,精神一振,仿佛忘记了产前的一切痛苦和困倦!也许是婴儿由于打开棉花后,受了冷,像落地时一样哭声高。一作母亲的,对他疼爱地说:

“噢--噢--我娃乖,乖乖睡在娘的怀……”

第三天,乡党邻里前来庆喜,贺客盈门,高朋满座,猜拳行令,谈到孩儿怀孕期比常人超过两个月,是个奇怪现象;难产中又有老道接生,十分不解。经共同议论,乳名取日:“过月郎”,以志怪异。


讲述人:张士廉,男,68岁,高中,离休干部。

刘笑若,女,62岁,初中文化,农民。

刘汉庭,男68岁,大学,文史家。

搜集时间地点:1960年元月--1981年于韩城县白家庄,城南村,马陵庄

 

上一篇:陕西历史上十大名人,其中有五位千古帝王

下一篇:富平红色文物点---米家窑红色交通站

世界之最排行

世界之最精选